立即注册找回密码
“济源网媒”及其配套的网站、微信等所有渠道整体转让,并附带3年技术维护。有意者联系 155-0390-3645

济源网媒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图文大播报

查看: 2687|回复: 0

冤枉22年的漫长官司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1

帖子

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5
发表于 2016-4-13 20:37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张桀,男,汉族,1972年5月3日出生,河南省济源市克井镇大社村人。
1、进入中行工作
1991年7月,我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新乡商校,分配到济源市旅游局财务科任会计。在那里我勤勤恳恳,很得领导和同事们的赏识。1992年12月份被调入到中国银行济源支行工作。
2、行内被盗
1993年7月份,我在济源中行济中分理处(储蓄员)工作期间,该分理处主任朱x让我负责国库券的兑付。当时,旅游局将27500元国库券交给我托我帮忙兑成现金,这期间我将该笔国库券放在该分理处的抽屉里,并上了该分理处发给我的小铜锁(破案期间,刑警发现同事之间发的小铜锁可以相互打开)。此后一周我又被派到济水电管所代收电费(煞费苦心将我支开),回来后打开抽屉发现27500元国库券不翼而飞。随即报案,嫌疑人为行内相关领导,为此而得罪该行。
3、腹背受难
1993年7月份案发后,中行未能采取如调岗等人性化的措施来处理,而是站在施暴者的立场上,仍然让我在案发分理处工作至1994年2月(工资就发到此时),让我去配合公安机关破案至今,拒绝我回行内工作。但始终拖欠我的工资故意不予支付。究其原因就是案发之后,嫌疑人是行内相关领导,以致该行领导始终怀恨在心。
我无数次地向该行讨要工资,他们以各种理由搪塞,等破案结果呢。怎奈案件至今未破。我的青春年华、晋级、晋职等资格均被中行肆意剥夺。其间一次还将我的档案扔出办公室门外,后我又把档案往中行送过多次,其均不予接纳。这明显是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》的行为。因我家庭负担越来越重,经常靠亲友接济勉强维持生活。1994年父亲为此事含恨生病去世、母亲生病、妹妹和弟弟被迫辍学,使得我渐渐欠下了数十万元外债。为了生存,我只好暂将档案放到人事代理处,并注明工作单位在中行,至今中行没有给我交过一分钱的社保金。4、雪上加霜
案发后,中行为了不给我发工资,又是说与我解除了劳动关系,又是说我已调出该行,其种种劣行给我及整个家庭带来了灾难性打击。当时家里唯一的顶梁柱是父亲,他那每月不足500元的微薄工资,难以维持全家的开支,母亲是个农民,弟弟上初中,妹妹上大学,父亲为此整日夜不能寐,寝食难安,寒来暑往,为处理此事,从大社村到市里往返近40公里的路全靠我堂叔支助的一辆旧自行车奔波,节衣缩食,中午连饭也不舍吃的,终因积劳、积恨、积怨成疾确诊为食道癌。1996年父亲做食道癌切除手术,临上手术台他都不让我见,他怕看到我被中行折磨得面无表情的样子,看到我就想起那双伸向自己孩子抽屉里偷走27500元国库券的罪恶的手,他感觉到他肩上的任务还很重,他的这个家离不了他啊!可他永远在我面前消失了,享年56岁,我们娘四个哭干了眼泪也未能将父亲唤回。全家陷入悲痛绝望!随后,上大学的妹妹通过周末做家教自行完成学业,弟弟则初中毕业就因家庭经济困难被迫辍学。
5、漫漫维权路
从1994年2月份至今中行将我安排到“配合公安机关破案”的工作岗位上,并停发工资及一切相关待遇。这期间我也是无数次向该行讨要工资,但被中行以各种理由搪塞,案件至今未破,我多次到有关部门反映,劳动仲裁于2014年6月25日受理了我的案件,于2014年12月13日裁定。后因双方不服均上述至济源市人民法院,市法院于2015年6月1日判决中行恢复我的工作并赔偿420元生活费,后双方均不服上诉至济源市中级人民法院,3个月后中院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,案件至今没判决。
该行为了达到其不给我发工资的目的,现做了一份1995年3月6日的虚假的红头文件《处理意见》想让我调离并限期两个月,但在作出限期调离的处理意见前后,并未对我本人实施真正意义上的辞退,更未有《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书》,工资领到1994年2月,至今从未在中行领到过任何名目的钱款,只是不停地向其讨要拖欠工资并要求续签合同均遭拒绝。
6、官司还在继续
自我1992年12月入行,到1993年7月份案发,在1994年2月份我在中行济中分理处领到该行发给我的最后一次工资后。该行领导将我安排至配合公安机关破案的“岗位”,并停发了我的工资及一切相关待遇。而至今我从未收到中行意欲辞退我的《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书》等相关证明,合同一直存在并延续,这也是仲裁认定的事实。
济源市劳动仲裁委2014年12月13日作出的济劳人仲裁字(2014)第858号《仲裁裁决书》生效后, 我主动找到济源中行,该行行长跟我说了三条意见:一是劳动仲裁委是个民间组织,所作出的裁决不是法律意义上的《判决书》,不足以服众;二是现任行长不好意思推翻前任行长所作出的决定;三是继续走法律诉讼渠道,让法院宣判。
为此,我上找中国银行行长陈四清、河南省分行领导,下到济源市长、政法委书记等,均未有明确答复.我一直在漫漫等待中煎熬!等待正义的结果,还望社会上有识之士给予呼吁协助解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张桀:152367706712016年3月31日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