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册找回密码
“济源网媒”及其配套的网站、微信等所有渠道整体转让,并附带3年技术维护。有意者联系 155-0390-3645

济源网媒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图文大播报

查看: 2778|回复: 0

妇幼保健院已经沦陷,人人喊打的莆田系已经上位

[复制链接]

74

主题

75

帖子

530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30
发表于 2016-5-4 18:28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妇幼保健院已经沦陷,人人喊打的莆田系已经上位

1.jpg

根据域名查了一下,果然,网站是一个公司建的

2.jpg

浦系来了,济源人民遭殃了
这家公司和妇幼保健院一点关系都没有,妇幼保健院和市里面一点股份都没有。

3.jpg

北京远大是谁?北京远大就是莆田系林氏家族的产业!

4.jpg

好医院:官网首页都是一些你根本不想点进去看的内容,党建团建,行风建设,援非医疗,学术会议,每个汉字都认得连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研究进展,看了半天都不知道要怎样送钱给它的。
坏医院:官网首页上挂着24小时在线咨询窗口,客服不断问你要不要咨询,主治各种男科妇科美容整形疑难杂症绝症,看着看着就特别想交钱给它的。
对比一下人民医院。

5.jpg

这个群体最早的造富路径则需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地处湄洲湾北岸礼泉半岛的东庄镇是一切财富的起源。   莆田市东庄镇随处可见的在建或已建成的“小洋房”   与莆田市很多其它的地方类似,东庄镇地缘靠海,耕地面积少,再加上人口众多,曾经这是整个莆田市最贫穷的地方之一。   东庄镇有一个马厂村,此后一直被这群人奉为“鼻祖”的陈德良便出生在此。由于彼时家道清贫,陈德良在14岁时辍学,开始充当起了生产队的半个劳力。   陈德良是上门女婿,再加上妻子又是童养媳,这使得陈不得不在年少之时就承担比同龄人更多的家庭负担。在18岁左右时,他便学会了多门手艺,磨剪刀、补锅、配钥匙样样娴熟。   1976年左右,陈德良拜入了一位来自广东惠州的“耍把戏”的师傅门下,并开始了大约三年时间“走江湖、耍把戏、卖狗皮膏药”的经历。   但真正让陈德良迎来人生转折的是在70年代末。陈德良回忆,当时莆田有个爱国卫生协会,只要通过了该协会的函授班,就能获得本地行医资格。   陈德良幸运地获得了这个资格。仅仅依靠从爱国卫生协会函授班学来的一些医学知识,再添加些祖传的药方,陈德良便研究出了一个治疗疥疮的偏方。   靠着这个偏方,陈德良开始在外四处游医,在电线杠、厕所等公共场所贴小广告招揽生意,并很快就成为了当地少有的“万元户”,盖起了小洋房。   陈德良的成功,让不少亲戚朋友登门拜访,希望跟他拜师学艺。口耳相传,从医致富似乎成了这个贫瘠小镇上的人们改变命运最为羡艳的途径。   1979年至1990年的十余年时间,是莆田系医疗行业兴旺至今的游医时期。这个阶段主要以家族为单位,而以陈德良为首的少数人则开始带着亲戚奔赴全国各地,售卖药方,他们的足迹几乎踏及了整个中国地图。   “当年为了生活,只要是有一点希望都会出去,相对于在老家吃不饱饭,在外奔波的辛苦算不了什么。”莆田医院投资四大家族中的林氏家族一名成员说。   而四大家族中的另一豪门代表人物詹国团在接受采访时也自述,当年外出游医时,随行的人中,“少的时候五六人,多的时候十几人,都是家族里的七大姑八大姨、兄弟、堂兄弟。”   彼时,在外游医的东庄人践行的套路也如出一辙,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选择在车站附近的旅馆安顿,随后开始在电线杆上四处张贴广告。而一些治疗皮肤病的药膏,则去公立医院配制。“也会去新华书店里找治皮肤病的书来学。”   时至今日,詹国团依然记得当年偶遇刘永好下属经销商的情景。在同一个旅馆里,詹和他的家庭成员包了一间房给病人看病,而刘永好的经销商则在另外一间房里卖饲料。   但这种“半吊子”的游医方式并不合法,招来地方主管部门的整顿,甚至驱赶也是家常便饭,于是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的游击战是当年莆田游医习以为常的战术,因此他们的足迹也踏遍大江南北,南至海南岛、北至哈尔滨。   “长时间的游医等于对全国各个地方摸了个底,这批人肯定是最先了解各地医疗实际情况的人,这为将来的爆发打下了基础。”林氏豪门内部成员对《中国企业家》   事实上,在莆田,除了在医疗行业扎根较深的四大家族外,依靠福建地区多年来保持着的“传”、“帮”、“带”宗族纽带,这个群体的容纳半径也在多年间不断延伸,从业人数与财富积累也始终呈几何式增长。   而在这个另类的医疗江湖里,除了陈德良这个“祖师爷”外,詹国团在莆系内也有“帮主”之称,“原因是由詹国团带出来的人最多,他的手下现在成为亿万富翁、千万富翁的也最多。”   这也是詹国团至今最为自豪的地方。   野蛮生长   草莽年代,东庄人外出行医无疑是相对而言积累财富最为快捷的路径。   “那时候盖个房子是一万多,挣个两年就够盖一栋房子了。”陈德良忆当年,眼神中似乎都带着遥远的穿越感。   但游医生涯的辛苦,与游走在监管灰色地带的界限终归不可持续。因此,如何走向合法化就成为了部分游医思考的问题。在当时,唯一合法的医院是公立医院,而与公立医院进行合作成了这群游医们尝试寻求合法保护的方式。   彼时,公立医院由于缺乏完善、专业的管理机制,诸如皮肤病、性病等科室门庭冷落。这也恰恰给了莆田人机会。于是,在当时的中国,全国各地均出现了“院中院”——即在公立医院里一些科室被私人承包的情况。   “这是莆系医疗群体发展的第二个阶段。”北京美迪中医皮肤病医院总经理吴振华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   而在这个阶段,詹国团是从旅馆走到公立医院去承包科室的第一人。詹早在1986年左右就已经开始了与公立医院的这种合作。   但莆田系游医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承包公立医院科室则肇始于1990年以后。   一位不愿具名的莆系医疗老板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说,当年承包公立医院“弱势”科室一般会买断十年甚至更长时间,而为此开出的价码则高达数百上千万,“科室内医生的薪水由我来付,顶多用用医院的设备,医院何乐而不为。”   他回忆,90年代初,其曾在江苏一带承包过公立医院的科室,“为了筹钱,家族里的成员几乎所有人都出钱入股,然后承包科室十年。”   在承包期间,由于承包者每月都需向医院上缴一定金额承包费,迫于经营上的压力,这名草根起家的老板也坦承,相比对患者的切实治疗,逐利被放在了首要目标。   “我当时承包的是皮肤科,当时大多数莆田人都愿意承包皮肤科,毕竟皮肤科不用开刀,只需要擦点药膏,吃点药,因而风险小。”谈及十几年前的事,如今这位医疗“大佬”记忆犹新。   而为了吸引更多的患者来自己承包的科室看病,有针对性地在当地媒体投放广告是最具成效的方式,“我们会问患者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我们的,然后来衡量哪些媒体的投放效果会更好,再考虑今后的投放方向。”   此外,在医生资源的配备上,若承包的科室医生水平相对欠缺时,这些承包者也会高薪聘请已退休的知名医生前来坐诊。   但好景不长。   2000年,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,意见指出,政府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与其它组织合作营利性的“科室”、“病区”、“项目”。2004年,承包科室甚至被卫生部列入严打之列。   另一名莆田系民营医院投资人依然记得,在那场严打中,不少莆田人损失严重,“对于进入晚的人来说,损失是最大的,还没挣到什么钱,就被取缔了。”   但经过了游医生涯和承包科室两个阶段的财富积累,这个群体中的一部分人如大浪淘沙留下的时代产物。实力雄厚者开始考虑承包整个医院,甚至自建医院的出路。   陈建煌便是这其中的开创者。   不过,与多数莆田系民营医院幕后老板文化程度普遍不高,一开始并不擅长医术不同,陈建煌走的却是学以致用的路线。   陈建煌与詹国团同年,当詹国团还在四海游医时,陈建煌则进入了当地的莆田卫校学习临床医学专业。此后,陈建煌被上海第一医科大学激光医学技术中心破格录取。1990年,陈建煌留校担任了临床医师。   而在自建医院方面,陈建煌也走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。他在1995年就投资了1000多万元成立了济南华夏医院。如今,陈建煌旗下的华夏投资集团拥有总资产40多亿元,全资和控股子公司达60多家。   进入2000年之后,随着承包科室被禁入,越来越多的莆田医疗人开始走自建或购买整个医院自主经营,这是莆系医疗发展的第三个阶段。   在这个时期,另一个背景是,中国加入了WTO,医疗领域也开始逐步放开门槛,允许民营资本进入。莆田人再次抓住了机遇,于是,全国各地各类不同名称的妇幼、女子、男科、肛肠、整形等民营专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。

(内容来源于济源论坛“传奇是我”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